沧和

感觉人生总要有些东西来照亮

【何开心×谢南翔】60天合约恋爱

ABO设定(有自己的世界观)
文中地名大部分胡诌
纯属脑洞文
就想谈一次甜甜甜的恋爱

(一)

这绝对是何开心28年人生里最倒霉的一天。

难得主动参加一次相亲。结果半路上,我去,什么运气?汽车爆胎直撞电线杆。

眼前一黑,再亮起来,就缠了一头纱布躺在医院。打个电话,ok完事,对方嫌弃自己不守约定按时到场,已经走人。医院一天病床费300,再躺个两天,好吧,还得扣工资。

“这什么破日子呀!”

何开心捂脸恨不得一头撞墙。

要不是最近有个转名誉教授的机会,他是绝对如何都不可能去相亲的。唉,为什么教授就一定得有固定伴侣?单身难道不好吗?

“你忘了你是个alpha?我的何大少爷,学校里可是有好多对你蠢蠢欲动的omega。能不上一上保险吗?”

想起损友肖妍的话,脑壳不禁又痛了几分。

怎么办?这个大好的机会,又能加工资,又能离开这座城市摆脱父母的控制。难道就被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毁了?

病房门不知什么时候被推开,进来的小医生看见何开心捂着头埋在被子里的样子,不禁笑出了声。

“醒了?”

“啊?”

何开心仰起脖子,就对上一个扁平的蘑菇头。

“你各项指标都正常,不要瞎担心了。”

眼前的人身上除了医院常见的消毒水味,还似有若无得飘出一阵海棠花的甜香。

何开心愣了愣,又仔细打量了这医生一番。恩,皮相不错。眼是眼,鼻子是鼻子的,嘴唇看着红润丰厚,方方的下巴意外也挺戳自己的萌点。

说不定升级教授的计划还能如期实行。

“医生,我头疼。”

“哪疼?”

小医生迈开大步走近了病床。

何开心眨巴着自己的大眼睛,委委屈屈嘟着嘴,指了指缠着绷带的前额。

小医生的手指轻轻在他脑门边按了按,又到后脑勺摩挲了几下。

“嗨呀,这疼正常。麻药劲过了,你从车门里滚出来结结实实撞了下石墩子,能不疼吗?”

摇了摇头,医生掏出腋下夹着的巡房册子,拿起笔,在上面勾勾画画。

“看你恢复的不错,不久就应该能出院了。”

“谢南翔?”

被突然点名的小医生一愣,抬起头,又恍然大悟抬手撩起自己的胸牌看了看。

“对,我叫谢南翔。是实习医生,今天轮到我给你做检查。”

“那谢医生。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”

谢南翔好脾气得看着顶着一头乱毛,直往他身边凑的某位病患。

“问呗。”

“谢医生你能抽空和我谈个恋爱吗?”

何开心看着被重重关上的病房,叹了口气,果然,直接行不通。

谢南翔承认,他对长得好看的人没什么抵抗力。但这位长得好看的病人实在是语出惊人,这才刚认识吧?就谈恋爱。连A,O都没问清。谈什么呀,怕不是一撞,真给撞傻了。

刚气呼呼走进值班室,就被周西斯给拦住了。

“隔壁下午两点有台手术,你,跟着。”

“啊?又是我?”

“不是你是谁?”

周明脱下白大褂抖了抖

“我们科室就你一个omega,分娩手术你不跟着谁跟着?”

谢南翔顿时从一个充满气的气球极速下瘪,不一会,就焉头巴脑趴在了桌上。

“还有。”陈曦啃着根黄瓜从后面路过,“快要转正了,你这个人问题还没解决。这可难办喽。”

“去去去。哪壶不开提哪壶。”

谢南翔一点都不在乎自己omega的第二性征,不就O吗?干什么要遮遮掩掩。他O就O,O出风格,O出水平。他谁呀?一树梨花压海棠,仁华医大谢南翔。

可这omega唯一不好的就是,一旦正式踏上公开性质的工作岗位,就必须要有固定且稳定的alpha伴侣。否则,弥漫的信息素说不定哪天就成了祸害。

他这天天在后颈腺体上贴着抑制贴,也不是个办法。

“啧。又要换一个。”

察觉后头糊着的胶布松了,谢南翔抽开抽屉,哗啦又撕了张出来。

“说来也奇怪,你这人在学校男女朋友倒挺多,一出来关系就全断了。”

“人心隔肚皮,人心隔肚皮啊。”

谢南翔重重叹了口气。所幸也不再管他,也脱下白大褂,去食堂打饭了。

今天的土豆泥放多了盐,咸得人三两口扒拉完,就直冲自动贩卖机。

灌下一口冰可乐,才又缓过来神。

谢南翔靠在楼梯的墙边,看着整个食堂的人来来往往,又莫名想到了何开心那张脸。

在急诊被送来的时候,他整个人躺在担架上。脑门磕破了,往下躺着两条血路。眼睛闭得紧。那时候来不及多想,谢南翔就匆匆瞄了一眼。感叹是个美人胚子。今天再查房时,那双眼睛睁开了,眼睫毛有些过分得长,扑闪扑闪望着他。还有最后那句话,差一点就稀里糊涂恩下去了。

“可惜了。O和O是不能帮我度过难关的。”

直到出院的那天,何开心都再没见着那笑得可乐的小医生。他半个身子抵在柜台边办理着出院手续,一看账单就恨得牙痒痒。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啥都没捞着。

突然间,鼻子里又闻到股熟悉的海棠花香。一回头,就看见电梯门里走出个还带着手术帽的谢南翔。一边走一边拿手腕揉着眼睛,整个脚步都虚虚浮浮得。眼看着就要撞上前面一辆轮椅。

何开心一个箭步冲过去,把人拉到了自己怀里。小医生迷迷糊糊抬起头来望他,眨巴眨巴眼睛才反应过来拉开了距离。

“你出院了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怎么这么困?”

“刚结束一台手术。”

谢南翔又伸出手捂着了自己张大的嘴巴,打完长长一个哈欠再抬起头,发现何开心一动不动得看着他,不禁有些疑惑。

“你怎么还不走?”

何开心笑了笑

“我在等谢医生。”

“等我做什么?”

谢南翔听得叮一声,电梯又开了。

何开心大步向电梯走去,在擦身而过时,突然蹲住脚步。温热的呼吸喷洒在还贴着抑制贴的后颈,直激得谢南翔一身战栗。

“我想谢医生之前对我误会了。我说的谈个恋爱,就仅仅是合作着"谈个恋爱"罢了。”

走出医院的何开心一扫之前的不愉快,想起小医生一路从耳根红到脖颈的样子,就忍不住扬起了嘴角。

难得遇见不讨人厌的味道,为了这两个月的演戏舒服一些,也要下一番功夫。

谢南翔直到坐回办公室,还是一脸的震惊。明明抑制贴贴得好好的,怎么那个人,还能看出来他是O?还有,那凑近一瞬间爆发出来浓重的黑咖味苦味,他腿一下子就软了好不好!哪有外表这么具有欺骗性的A?
我这几天遇见的都是些什么事呀!

刚把头埋到臂弯里,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进。”

进来的是做日常清洁的阿姨。她伸出手递给谢南翔一个黑色盒子。

“3号病房里那个年轻小伙子托我给你的,说是你查房的时候不小心掉在他那的。阿姨就给你带过来了。”

“好的,谢谢阿姨。”

门关上后,谢南翔挠了挠脑袋。不是,3号病房,不就住着一个小伙子嘛。翻开住房记录一看,果不其然,何开心三个大字直刺眼睛。

“我想他也不敢在医院害人。”

谢南翔自言自语打开了盒盖,里面掉出一张快餐店的优惠券。

实习科室里传来一声震天大喊

“我去!何开心你脑子果然是撞坏了吧!”

然而第二天,撞坏脑子的何开心和一身波点纹的谢南翔在快餐店相遇了。

“这么巧啊?”

“是啊。”

一模一样的汉堡套餐面对面放着,谢南翔一脸生无可恋。

是真巧,这张优惠券限定时间段。谢南翔你个傻子,一张优惠券你就屁颠屁颠跑过来吃饭,丢不丢富二代的脸啊!

可惜,没等那头谢南翔同志深刻反省完毕,何开心就先入为主,食指还捻着根薯条就开了口

“我们长话短说。”

等到谢南翔解决完最后一口汉堡,他终于理解了面前这个人类奇葩的想法。

“你是说,我们两个,假装恋爱?”

“是。”

何开心吸了一大口可乐,随即打了个气嗝。

“不是,你需要评上教授职称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你需要我。”

何开心若有所指得摸了摸后颈。

谢南翔又一个寒颤。

“你说你是实习医生,脖子后面还贴着抑制贴。夏天快要结束了,你却还没有完成浅层标记。这意味着,你的转正,基本不可能成功。”

“可是”

“我们各取所需。反正考察期就两个月,60天。完成结束以后,我们一拍两散。”

“怎么样?”

不得不说,这个条件很诱人。

“我怎么相信你?”

“恋爱证明还需要携带有关证件,到时候咱俩去一办你不就知道了?”

看谢南翔还一脸犹豫,何开心所幸直接掏出了手机

“这样吧,先加个微信。当然,你要是想当面来找我,我一般在成鑫大厦五层的心理咨询室里。”

谢南翔看着那一身蓝色西装消失在店门口,又抬起头看上新加上的头像

“心理学专家?”

好像是可以试一试。

评论(18)

热度(789)